无障碍浏览

当前位置 : 首页 > 工作动态
一枝一叶总关情——吉林财政系统支持打赢脱贫攻坚战纪实
来源:  发布日期: 2020-07-08  责任编辑:  访问量    打印    关闭 保护视力色:

  本报记者赵加仑

  通讯员丛超

  “现在一回家,真就‘找不着北’了。”在外打工多年,今年回到家乡务工的吉林省通榆县新发乡德胜村村民李伍对记者感慨道,“屯子变化太大了,老院墙变成规矩的围网了,土房子变成砖瓦的了,路也变成水泥的了,这次回来真不想再走了。”

  李伍所感受到的家乡日新月异的变化是吉林大地脱贫攻坚成效的一个缩影。为了向脱贫做最后的冲刺,吉林人在攻坚中直面问题,在破题中勇于担当,而这其中,离不开吉林财政人的身影……

  从“群众上门”到“资金找人” 

  初夏时节,走进吉林省白城市镇赉县架其村,家家户户庭院中的美葵格外显眼,金黄色的葵花揭去了遮面的绿纱,它们昂首挺胸,追逐着太阳的步伐。

  “美葵是县里包保部门帮我种的,我家前后园子能有一亩来地,都在种这种美葵,收入一年能有3000多块钱吧,明年年头我还要种它。”架其村贫困户张殿臣高兴地说。

  “美葵”变“美景”再变成“美满生活”,产业的带动让架其村村民的生活“美滋滋”,而这样的美丽画卷,在吉林大地上不断铺展。

  镇赉的葵花、汪清的木耳、安图的香瓜、葡萄……一个个项目落地生根,一座座厂房拔地而起,这个过程中,财政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吉林省财政厅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近年来,吉林省各级财政充分发挥脱贫攻坚投入的主体作用,建立了“政府主导、社会参与、多方筹措”的脱贫投入保障机制,不断增强贫困地区的“造血”功能。

  ——加大专项扶贫资金投入力度。2016—2019年,吉林省各级财政共筹措财政专项扶贫资金115.6亿元,其中,中央资金54.8亿元,年均增幅23.2%;省级资金33.2亿元,达到中央投入吉林省资金的60.5%,年均增幅61.1%;市县资金27.6亿元,达到中央和省级财政投入的31.3%。

  ——加大涉农资金整合力度。持续推进贫困县统筹整合使用财政涉农资金,积极协调省直有关部门落实“一明一增两不带”政策,基本实现了分配给贫困县的资金明示整合资金性质,增幅达到该项资金的平均增幅;资金切块下达,不带项目,不带与脱贫攻坚无关的任务。

  2016—2019年,贫困县整合资金规模达到156.1亿元。

  ——聚焦产业就业带贫减贫能力建设。下放财政专项扶贫资金和整合资金项目审批权限,由市县人民政府按照精准扶贫的要求,自主确定包括特色产业扶贫在内的具体扶贫项目并组织实施。推行“6+N+ 1”扶贫产业保险,将玉米、水稻、大豆、花生、葵花籽、马铃薯6种农作物和区域优势明显、具有各地特色并形成一定规模的农作物或者畜禽动物由成本保险升级为收入保险。落实政府采购支持消费扶贫政策,组织全省各级预算单位预留采购贫困地区农副产品份额,要求全省各级预算单位从2020年起,在国家建设的“贫困地区农副产品网络销售平台”开展采购活动。调整完善就业补助政策,对新招聘贫困劳动力并与其签订6个月及以上劳动合同的企业、农民专业合作社和就业扶贫车间等各类生产经营主体,按600元/人的标准给予一次性补贴。

  财政资金和政策的大力支持为吉林省打赢脱贫攻坚战提供了坚实保障。2020年4月11日,吉林省政府发布公告,吉林省靖宇县、大安市、通榆县、安图县、汪清县、双辽市、柳河县、长岭县、白城市洮北区9个县(市、区)符合贫困县退出条件,正式退出贫困县序列。至此,吉林省15个贫困县全部实现脱贫摘帽。

  从“大水漫灌”到“精准施策” 

  “扶贫资金有了、用途明确了,如何让每一笔钱发挥最大作用是当前财政工作的重中之重,也是脱贫攻坚的当务之急,对此我们坚持精准施策,确保每一笔扶贫资金都用在‘刀刃’上。”上述负责人说。

  一是建立健全规章制度。省财政厅研究制定了专项扶贫、易地扶贫搬迁等资金的管理办法和绩效评价办法;代省政府起草了贫困县涉农资金整合试点的实施意见;出台了财政涉农资金整合、基层扶贫资金监管等方面工作指引和指导意见;印发了加强扶贫项目资金管理、压缩结转结余率、梳理排查“回头看”等工作要求。

  二是加快资金支出进度。对财政专项扶贫资金和整合资金支出进度实行定期调度、全省通报、适时约谈制度,督促市县在保障资金安全的前提下,加快资金拨付,促进资金尽快形成实际支出。

  三是加强动态监控。充分利用财政扶贫资金动态监控平台,对纳入扶贫资金总台账的中央和省级77项以及市县相对应的资金进行日常监管,督促相关市县对平台监测到的预警信息及时处理。

  四是强化绩效管理。落实国家全面实施绩效管理的要求,通过财政扶贫资金动态监控平台,加强对市县扶贫项目资金全过程绩效管理的动态监控,督促市县及时录入绩效目标和绩效自评结果,加大审核力度,指定专人负责,对绩效信息填报不准确、不合理等问题,督促有关市县限期整改。

  五是防范地方政府债务风险。严禁违规违法融资担保行为,严禁以政府投资基金、PPP合作、政府购买服务等名义变相举债,严格管控好新增项目的金融“闸门”,有效防止以脱贫攻坚名义盲目举债,防止金融机构借支持脱贫攻坚名义违法违规提供融资,坚决遏制地方政府隐性债务增量。

  六是严格财政监督检查。组织开展财政支持脱贫攻坚政策落实情况专项检查,督促各地严格落实扶贫资金使用和管理制度,确保检查中发现的问题全部整改到位。

  七是认真做好信息公开。吉林省财政厅在门户网站设立“扶贫资金总台账”专栏,公开扶贫资金政策制度和分配结果等信息,主动接受社会监督。通过网上巡查、专项核验等方式,督促市县完整规范公告公示专项扶贫资金分配结果。

  ……

  “我们会一如既往地‘管粮督战’,坚决履行财政监管责任,严格贫困县整合方案审核,强化扶贫资金动态监控管理,提高扶贫项目绩效管理水平。”上述负责人说。

  在积极履行财政职能的同时,吉林省财政厅敢于直面工作中的问题,坚持积极整改,确保让每一笔资金都发挥最大作用。

  据了解,按照中央第八巡视组对财政部的反馈和要求,贫困县统筹整合使用财政涉农资金要“精确瞄准建档立卡贫困人口”,而吉林省将其限定为“精确瞄准建档立卡贫困村、贫困人口”,这就造成有的整合资金无法用于贫困县非贫困村。而截至2018年末,全省8个国贫县非贫困村贫困人口约占国贫县贫困人口总数的46%。

  “针对这一问题,我厅首先报请省政府对相关文件进行了修改,并会同省扶贫办等省直部门通过细化政策、加强方案审核和培训调研等措施进行认真整改。2019年,8个国贫县整合资金40.5亿元,其中用于非贫困村资金为19.7亿元,占整合资金的48.6%,比中央巡视组提出的‘2016、2017年非贫困村投入占比18%’提高了30个百分点,与贫困县非贫困村贫困人口占比大体相当。”上述负责人说。

  从“默默旁观”到“一路同行” 

  “振宁书记,有空来家里坐,喝杯茶、吃点院子菜!”仲夏清晨,坐落在吉林省白城市通榆县新发乡的六合村薄雾蒙蒙,一大早,驻村第一书记雷振宁就带队在村里开展入户走访工作。

  2016年,雷振宁受吉林省财政厅党组选派,赴通榆县新发乡六合村担任驻村第一书记,至今已经4年多。“作为一名党员,一名财政驻村干部,我要干成事、干好事、真干事、不差事,踏踏实实地完成好这个光荣而又艰巨的任务。”雷振宁的话掷地有声。

  村情民意要摸清吃透、建档立卡要精准识别无差错;项目资金要跑、村班子队伍要带……这些沉甸甸的责任让雷振宁在4年的时间里一直咬紧牙关,自我加压,不敢有丝毫懈怠。

  “要想了解贫苦户,我就得把心思沉下来,上老百姓家面对面,以结穷亲的形式去了解贫困户家里的生产生活状况,我得把组织上给我的责任转换成老百姓对我的一种信任。”雷振宁说。

  正是有了这种坚持,2018年1月、2020年3月,六合村两次代表通榆县接受国家和吉林省第三方评估组的检查,取得了扶贫领域零问题的好成绩。

  “每逢年节,总会有一些被包扶的群众出于朴素的感情,送一些新鲜鸡蛋、抓一只老母鸡或是请我到家吃一顿饭,那场景总是让我感动,所有的艰辛在那一刻会觉得都值了。”雷振宁说,“我更希望的是群众能够记住党的好、记住我们国家扶贫政策的好。希望这些帮扶举措能让贫困群众丢掉庸懒散陋习,摒弃等靠要思想,用勤劳智慧看护好新时代我们共创共建的美好家园。”

  无独有偶,2016年,鲁博也受吉林省财政厅党组选派,赴通榆县新发乡德胜村担任第一书记。

  “谢谢你们村干部了,要没你们帮忙,我这小侄子就算交代了,这孩子有福啊,赶上好时候了。”远在沈阳的苑洪文通过手机视频,不住声地向鲁博表达着自己的感激之情。

  原来,苑洪文的弟弟、特困户苑红军早年与妻子离婚,此后又身患重病,在救助期间病故,其子苑其东因此成为孤儿。由于没有亲人在身边看管,苑其东逐渐染成了小偷小摸的坏习惯。

  了解情况后,鲁博及时跟厅党组汇报情况,通过多方努力将苑其东送进吉林省孤儿学校学习。孩子的人生因此发生了巨大改变,村里人也都为这个“失依”孩子有了依靠感到高兴。

  “谁家盖房子缺工少料都会找他帮忙联系,谁家老人病了也会打电话找他开车送医院。”村里的贫困户们提起鲁书记都竖起大拇指。

  雷振宁和鲁博的扶贫经历只是广大吉林干部奋战在扶贫一线的一个缩影。安图县龙泉村第一书记王平堂,筹集资金建设煎饼加工厂、生态大米农场,将一个落后村变为先进村;镇赉县架其村第一书记董达与村民同吃同住同劳动,80后的城里人变成了村民们最信赖的“好儿子”;农安县沙岗村第一书记王大志,让村民喝上洁净的自来水、走上了平坦的水泥路、建成了稻蟹共生的规模化农业循环产业……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役中,干部从“默默旁观”到“一路同行”的做法在全省推行。

  从“伸着手要”到“甩开手干”

  “非常感恩党和政府,健康扶贫解决了我和妻子看病难、看病贵的长期难题;产业扶贫给了我脱贫致富的机会。我会尽自己所能带领更多的贫困户脱贫致富,让党的温暖阳光普照得更宽、更广!”吉林省延边州安图县明月镇福林村的卢廷春老人激动地说。

  卢廷春是早年从山东省莒县迁居东北的移民,曾任村主任多年。“不能拖家庭的后腿,不能给国家添麻烦,早年做生产队长时就不想吃返销粮,现在更不想当贫困户。”卢廷春说。

  就在他想方设法走出困境的时候,村干部和驻村工作队走进了家里,在炕头上向他详细介绍了精准扶贫内容,并建议他依托村里基本成熟的反季节山野菜种植技术开展农业生产。

  “我本来就有这个想法,可是苦于没有经验、不懂技术,有了你们的支持和帮助,我就是舍了我的老命也一定要把山野菜种出个明白,不给国家添堵,不给党员丢脸,不让大家失望!”老人听后激动地表态。

  种植反季节山野菜一年后,2017年年底,卢廷春的家庭收入实现1.4万元,超过了当年贫困标准,实现了脱贫。2018年,在种植反季节山野菜同时,他开始发展家庭庭院经济,养了30只鸡、4头猪、2头牛,年家庭收入实现1.5万元。到2019年,卢廷春家庭收入达到了2.3万元。

  踊跃参加村内各项评比、帮助有困难的贫困户干农活、为独居老人做家务、帮助村里广泛宣传,带头做群众工作……卢廷春不满足于自己脱贫,他开始用自己的一腔热血和辛勤努力帮助更多的贫困户摘掉贫困帽子。

  不仅仅是卢廷春,脱贫攻坚取得的变化,让广大吉林贫困群众从心底燃起了希望之火、感恩之情。

  亮兵镇新胜村71岁村民的邱立宝和老伴都患有糖尿病等慢性病,但他在镇里的帮助支持下,用自己勤劳的双手,通过饲养小鸡、发展庭院经济,实现自主脱贫,成为全村的脱贫榜样;松江镇盘道村85岁老人张清旭拿起镐头走向田间,一点也不服老。“干不多,还干不少吗,挣不了1000块,还挣不了100块吗,挣不了100块,还挣不了10块吗,尽力而为!”这是张清旭老人发自肺腑的话。

  ……

  好日子是奋斗出来的!而今,拔掉了穷根儿的吉林人民正在为巩固脱贫攻坚成果付出积极的努力,一幅乡村振兴、共奔小康的绚丽画卷正在吉林大地铺陈开来……

 

来源:中国财经报 2020-07-07 第一版

相关信息